上一章
主页 > 古言 > 重生之嫡女逆天 > 第12章 流言

第12章 流言

作者:子衿发表时间:2016-06-06 17:43:56字数:3043 加入书架

www。iyuexia。cn 月下小说网提供好看的宫斗宅斗、穿越架空、种田文、古代重生等各类古言小说在线阅读,女生爱看的原创古代言情小说都在这里。

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李嫣然也就放下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子,“公子当真是糊涂了,嫣然能有什么心思呢?只是不想欠人东西,想要赶紧还了而已,这样吧,公子若是肯好事做到底,将我李家姐妹安然带回京城,嫣然自当欠公子一个人情,日后定数倍相报,公子意下如何?”

想来,这样对自己也没什么不好,便应下了,说道:“也好,那我们先回寺里,至于其他的事,再做商议不迟。”

说着,李嫣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清凉寺的方向,尽管周围已经一片漆黑,可远处寺中的明火却还是依稀可见,此刻,嫣语她们该回了吧。只是这样想着,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不已。

两个人回去的路上,赵璟心中升满疑惑,这翰林长女在京城向来名声不好,况且,那日,就连平日里不怎么轻易说人的廖辰,也对她忍不住数落了几句,可是现如今,在自己眼中的她似乎远没有传言中的简单,难道说是她心机太深,之前全是装的?还是说有什么难言之隐让她不得已蜕变?真是让人越来越难懂,李嫣然啊李嫣然,今日之缘到底是喜还是悲啊?

漫漫长路也终有头,何况只是从后山回到寺里呢?终于,到了李嫣然姐妹俩的厢房,果然,李嫣语她们已经安然的回来了。

听见门外的动静,李嫣语就有些按捺不住了,一见是李嫣然,更是忍不住扑了过去,也顾不上往日的大家闺秀,“阿姊,你究竟去了哪里?总也不回来,让妹妹好是担心。”说着说着,眼里就不争气的缀满泪花,俨然一副情大思深,姐妹情长的样子。

这时的李嫣语,丝毫不像前几日还在那些达官显贵间谈话还游刃有余的小丫头,奈何她也只有十岁之幼,孩提罢了,看到妹妹没有失了天性,也倒欣慰了些。

“瞧瞧,瞧瞧,这幅模样可怎么照顾阿姊?尽叫旁人看了笑话。”李嫣然一边说着,一边替李嫣语试着眼角的泪水,一边用余光看了一眼身后的赵璟。

这时,李嫣语才注意到屋里边还有一个‘旁人’,自己竟没有注意,探着脑袋,又有些遮遮掩掩的,问道:“阿姊,这位是谁啊?”说罢,忙从李嫣然怀中起身,自己抹着还未风干的泪痕。

李嫣然有点窘迫,她知道此人是赵璟,但那也只是因为上一世的缘故,可是,自己居然如此大意,方才竟也忘了问问名号,若贸贸然说出,不叫人怀疑才怪。

“瞧我,都忘了说这事,这位公子可真真是我二人的恩人,方才幸得这位公子出手相救,不然,后果真叫人不敢想象啊。”

既然不是什么坏人,李嫣语也算舒了口气。

“在下赵璟,见过二位小姐。”说完,伸手作揖,全然一副文人墨客的做派,倒让人跟刚才打打杀杀的场面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。

虽然魂惊,但还不至未定,礼尚往来的道理自然该摆出来,“小女子李嫣语,在此谢过赵公子,待我与阿姊回京之后,定会将此事向家父一一道来,以备厚礼相送。”

虽说自己跟李嫣然已经暗中结好,但并不想将这件事大化,“嫣语姑娘言重了,在下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从未想过什么厚礼,也不便与人相知,姑娘的美意已领,至于向家父提起一想法,请定要收回啊。”

李嫣然明白了赵璟的意思,也及时劝道:“嫣语,这件事情确实不便与爹娘提起,原本因宴会上的事情就够让他二人劳神,如今要是说了这一遭,怕是他二人便要寝食难安了,况且,今日之事已算了结,我们怎么好做出这等不孝之事?”

听李嫣然这么一说,李嫣语倒也觉得是这么个理,乖巧的点了点头说:“嗯,阿姊说的对极了,是嫣语想的不够深,回家之后,对此事绝口不提便是。”

交代好了一切后,赵璟和李嫣然又去了寺里的竹林,“嫣然姑娘。”

突然地,李嫣然觉得加上‘姑娘’二字倒有些别扭了,“公子若是不嫌弃,唤小女子嫣然便是,何须加上姑娘二字?不觉倒有些生分了。”

“也好。”虽然赵璟觉得有些惊讶,但还是应下了。“嫣然,回京一事,你可有何打算?”

不知道是为上一世感到可悲,还是对今晚的事仍有恐惧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既知今天的事情是五公主所为,倒也轻松了些,虽然公主做事决断了些,但尚且不至于将同样的事做两遍,眼下,我跟嫣语算是安全了,日后,我二人多加小心便是,至于回京,就定在三日后吧,趁着这几日,我姐妹二人也偷闲散散心,想来,这件事对嫣语的刺激该是不小的。”

听到这话,赵璟也觉得有道理,又继续问道:“那回京之后呢?又作何打算?继续闷在府中,不应世事吗?”

李嫣然听后摇了摇头,几分浅笑,却涩的发苦,“怎么会呢?如今,来到此处避难尚且不能脱险,何况是区区一个翰林府呢?若是总闷在府中,日子久了,怕是一出门,小事都应接不了,一切都听天由命吧,该怎么便怎么,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看着李嫣然这幅大义凛然的模样,赵璟倒有些发笑了,“看不出来,嫣然还颇有巾帼英雄的模样,怎么?这是打算抛父业,弃笔从戎吗?”说罢,还好笑的看着李嫣然。

“公子尽说笑,嫣然这般若是将相之才,那怕是天下黎民苍生都不得安宁了。”

李嫣然突然想起来,自从那次醒来,自己很久没有这样畅快的笑过了。

不知不觉,夜深了,风也凉了,两个人分别回了房,心中却有着别样的感觉,始终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开始。

终于,安逸的度过了三日,赵璟等人陪同李嫣然姐妹两人一同回京。

马车原本还‘簌簌’的作响,颠簸一路,呼啸声已经没有了,如今成了‘嘀嗒’的交替声,想必已经到了京城,只消再过半个时辰,就可以到家了,马车里的两个人都无比的兴奋。

还是李嫣语最沉不住气,“在外面待了数日,终于可以回家见爹娘了,不知他二人是否还因五公主的事而耿耿于怀。”

李嫣然不同,回府之前她想了很多,以至于到了车上竟有些乏倦不堪的模样,倦意十足地说着:“想必是不会了,毕竟这几日我们并未派人送什么家书,爹娘应该安心才是,只不过,担心之意没有便罢,相思之苦肯定不少,我二人长这么大,何时离开家这么久过啊?”

李嫣语点头诺诺的说道:“那倒也是,回家之后定要……”

话音还未落,就听到了一些不大好的声音。

“张婆子,你说的是真的呀?”

“那能有假?如今全京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李嫣然被贼匪玷污了的事儿?这可是个不小的事儿呢,这下,估计李翰林家要翻了天咯。”

“哎,你说说这个李嫣然,怎么就这么不让人安生呢?原本就无知,落人话柄,如今又出了这样见不得人的事,真是作孽啊。”

“可不是吗?难保以后她还能有脸待在京城。”

马车过去了,之后还有什么,就不知道了。

流荧坐在车上有些听不下去了,跃跃欲试的要下车,“小姐,您怎么能容忍这些人如此污蔑?明明没有的事,却说得像真的一样,让我下车教训她们一下吧,这样的人不让她们知道知道厉害,她们就会永远口无遮拦的。”

李嫣然倒是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但是浑身的困乏之意全然没有了,只见她嘴一张一合,语气平静的说着:“你越是在意这些,她们便说的越是起劲,你若不去在意了,那她们说着也便没什么意思了,自然就不会再说了,更何况,你拦得了一个,十个,百个,但是,你能将全京城的悠悠之口全都堵住吗?所以说,她们说她们的,咱们不理便是。”

流荧还是有些心中愤愤不平,她见不惯自己的主子这样被人数落,“可是,小姐,话虽然这么说,只是这些话叫人哪里听得下去呢?”

李嫣然坦然一笑,“这还不好说,听不下去何必再要听?只当是耳旁清风,过眼云烟便是。”

阿秀的表情也紧蹙着,两手紧紧的攥着手帕,手心早已冒足了冷汗,“但愿老爷和夫人不要知道才好啊,他们二位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说辞啊?”

在一旁一直没有插话的李嫣语也开了口,“这么大的事情,爹娘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即便是不知道,怕是有心人也要去府上多几句嘴,纵然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,可是这只言片语的又怎么叫人相信呢?”

看着李嫣语的眉毛这么颦蹙着,李嫣然的心里也不是滋味,上一世是自己不懂事,才要让小自己两岁的妹妹来照顾着,如今呢?纵然什么都明白了又有何用?却还不是要妹妹为自己担心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