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
主页 > 古言 > 重生之嫡女逆天 > 第3章 料理画眉1

第3章 料理画眉1

作者:子衿发表时间:2016-06-06 17:43:56字数:3272 加入书架

www。iyuexia。cn 月下小说网提供好看的宫斗宅斗、穿越架空、种田文、古代重生等各类古言小说在线阅读,女生爱看的原创古代言情小说都在这里。

“你这丫头!”李嫣然有些哭笑不得,赶紧拉她起来,“小姐我又不缺牛马,让你做这些干嘛,你好生伺候我就成了!以后你就在留在我身边伺候吧了!”

李嫣然笑,阿秀多么实诚的孩子,上一世,她尽喜欢画眉那些能说会道的,却忽略了人心最真实的东西。

“谢小姐!”阿秀虽然有些进府不久,但却不笨,知道小姐是在提拔她!心中欢喜,暗暗发誓,一定要尽心服侍小姐,以报答小姐的恩情。

绿萝很快将一碗褐色的药端了上来,同样的颜色,不觉让李嫣然想起了上一世的那杯毒酒,心没由来的一跳。

闭眼喝完药后,李嫣然带着阿秀出来散步,虽然身体还有些累,但她却迫不及待的想要逛逛自己曾经最温暖的家。

重游故地,李嫣然心中百般滋味,进宫后她就鲜少回家了,按照宫中的规矩,嫔妃出宫,是要经过皇帝同意的,即便她是后宫之主。

后花园中的一草一木都还是从前的样子,陌生又熟悉。

李嫣然看着西面的一片树苗,不禁有些感慨,眼前的桃树苗五年后便成了桃树林,母亲每年都会派人送桃子进宫,记得最后一次送桃子进宫的时候,她已经被关在冷宫中,母亲亲自送来了桃子,哭的成了泪人。

回首往事,李嫣然眼中又蒙上了一层氤氲,为怕阿秀察觉异常,忙用帕子拭了拭眼角,转而看向别处。

夕阳余晖洒在后花园中,将整个后花园都沉浸在一片红色中,看上去宁静祥和。

昭宣十二年,是整个昭宣为数不多的安稳的时光,但没人知道,如今正是诸多势力生根发芽的时候,只等三年后爆发。

赵宣帝是在永乐三十五年的时候,从先太子手中夺得的江山,改名昭宣,之后几年余党作乱,直到昭宣十年,才恢复了平静,足足用了十年的时间,但令人没想到的是,昭宣皇帝是个短命鬼,登基十年,刚剿灭乱党后,便开始病重,虽不对外宣称,但与其走得近的妃子皇子却是知道的,所以另一场宫变开始酝酿。

赵宣帝一共有七个儿女,长公主赵澜早年已下嫁贾家守寡后,一直长居在尼慈庵,二皇子赵硕不学无术,成天游手好闲,只会斗虫遛鸟感兴趣,而三皇子赵炫与四皇子赵谦却是热衷权利,五公主赵悦虽还未出阁,却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六皇子虽年幼,但其母龚妃却也不是省油的灯,至于与七公主因为尚年幼加上母叫不显赫,一直很安分,当然说到宫变,却不得不提另一个人,赵宣帝的侄子前太子赵宏之子赵璟,赵璟也算是个人才,在父亲赵宏一党被狠狠打压的情况下,竟能笼络众大臣,最后在赵宣帝死后,差一点就抢了赵炫的皇位,若不是洛州一战,意外被刺身亡,恐怕皇位就归赵璟了。

李嫣然粗粗算了下,赵宣帝在位共十五年,如今离易主还有三年,也就说,她也还有三年的时间可以策划,经历过夺位的残酷,她知道这一世,李家不能站错队!

这一世她要做的,就是保自己与族人安稳。

“小姐,但外面还有些暑气,你现在身子还未恢复,要不要到亭子里休息下!”阿秀看着李嫣然微蹙的眉头,以为她身子不舒服。

“好!”李嫣然从回忆中抽回思绪,对着阿秀浅浅一笑。

两人在湖中央的亭子上坐下,湖风轻拂过她的脸庞,带着夏日独有的味道。

夕阳缓缓落下,一道残阳铺水中,点燃一湖碧波,映满半天霞红。

“嫣然妹妹……”一道清亮的声音带着几分书生气,打破了这片宁静。

李嫣然放眼望去,却是表哥沈子墨,正由画眉带着进了后花园。

沈子墨人如其名,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书生,一年前因为文采出众一举拿下了状元,成了整个京都炙手可热的新女婿人选,此刻他正从花园曲静幽深处的小道走来,一身白衣,风度翩翩,如自山水画中走出一般。

要说如此美男,又是自家表哥,近水楼台,李嫣然怎么当初没看上沈子墨呢!

这事说来话长,沈子墨从小受礼教熏陶,做事循规蹈矩,满口礼义廉耻,前一世情窦还未初开的的时候,李嫣然生性活泼,又任性,没少被他批评,所以李嫣然对他避如蛇蝎,不是万不得已,平日里也不与其往来,但这个表哥对她却很是照顾,上一世自己被打入冷宫的时候,父亲已经被革职,是表哥联合朝中其他官员,竭力为自己求情,只是却没让赵炫改变主意。

“表哥好!”李嫣然浅笑着起身迎了上去。心中甚是感激,上一世的遭遇,也让她更加明白,家族才是她唯一的支撑。与这个表哥走近,对她来说,绝对有利无害。

“这里风大,表妹刚落水,身子弱,怎么坐到这里来了。”沈子墨关切道,一贯的儒雅。

“无妨!”李嫣然心中一暖,浅笑道,“表哥怎么过来了。”

“刚在骊墨居出来时,刚好见你的大丫鬟从对面益仁堂出来手中抓着药,就问了两句,才知道表妹落水了,所以就过来看看你!”沈子墨浅笑着开口,但眉目间却隐隐有担忧之色.

画眉?李嫣然眸色一暗,微微抬头,见画眉低头站在沈子墨三步开外的地方,面色微红。分明是少女怀春的模样!

她是中午落水的,若是抓药,中午也该抓好了,况且画眉是大丫头,这种事根本不用她费心,看来她是打听到了沈子墨要去益仁堂附近,所以赶过去碰巧的。

李嫣然顿时了然,表哥沈子墨风度翩翩,一表人才,更重要的是如今年方十七,却还未成亲,平日里他也经常来李府走动,难怪画眉起了这些心思。李嫣然心中冷笑,她原本还琢磨着如何除去画眉,但此时她心中已有计谋,以画眉的心机手段,若是喜欢一个人,不可能没有动作的。李嫣然忽然想起上一世,李嫣然有次去画眉闺房,无意中一个蓝色的荷包,上面绣着一个黑字,当时画眉说是送给一个表哥小黑的,现在想来,那个‘黑’应该是没有秀完的‘墨’。

“表哥有心了,我并无大碍。”李嫣然浅浅一笑,转而道,“表哥每日都会去骊墨居吗?难怪母亲总是拿你当榜样!”

“那倒是没有,我只是每月沐修之日,都会去哪里逛逛,看有没有新书上来!”沈子墨笑道。

李嫣然浅笑,心中已经有了盘算。若是有心不难打听出沈子墨的习惯,如此看来,画眉故意接近沈子墨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了。

“表哥近日读些什么书,可有推荐吗?我近日无聊,想着多学点东西,不能向以前那般不学无术了!”李嫣然开口道,其实她也没多想看书,只是想跟表哥多套近套近,毕竟他以后会是沈李两家的支柱。

听李嫣然说想要看书,沈子墨顿时双眸发亮,整个人看上去更是意气风发,他大概以为她这坨烂泥可以扶上墙了.

“表妹若是喜欢看书,我那有好多好书!只要表妹喜欢,都可以借给表妹。”

“那敢情好,改日我便去表哥府中去寻几本好书来!”李嫣然浅笑。

李嫣然平日里跟个泼猴似的,笑起来张牙舞爪,压根毫无美感,但此刻浅笑的模样,透着几分少女的天真,又带着几分恬静的韵味,这样的笑容让人看着有点炫目,沈子墨忽然觉得自家的表妹似乎长大了,竟有几分女人味。

这样的想法让沈子墨有些不安,他一向拿李嫣然当表妹,却没有想到,她也有成熟的一天,看来以后应该避嫌了。

两人又聊了些话,沈子墨便匆匆离了去。

送走沈子墨,李嫣然回了房间。

“小姐,需要沐浴吗?”画眉笑着开口道。讨好之意很是明显。

“恩,你去准备洗澡水,这里阿秀伺候着就好!”李嫣然说的风淡云轻。

画眉没想到李嫣然会让她去准备水这种粗活,那可是三等丫鬟做的事,不觉心中不爽,但想到李嫣然今日的反常,也不敢多言,只是离去时狠狠的瞪了眼阿秀,想不到这个平日里看着呆呆的丫头,竟然将李嫣然收拾的服服帖帖,从前李嫣然可是一刻也离不开自己的。

阿秀被画眉看的一怔,微微低下了头,却眸中没有怯懦之色。

李嫣然将阿秀的神色看在眼里,满意的点了点头,阿秀出身乡野没见过世面,如今除了气势不够足,其他方面都挑不处错来,日后她好好调教,定能胜任大丫鬟的职责。

画眉走后,李嫣然又将房内的其他丫鬟支了出去,拉着阿秀在内室坐下。

“小姐,奴婢站着就好!”阿秀开口,虽然小姐赏识自己,但她也知道自己做奴婢的规矩。

“坐着无妨,日后无人的时候,你不用跟我守这些规矩!”

“小姐!”阿秀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你我日后不必见外!”李嫣然笑了笑,转而敛去了笑意,压低声音道,“阿秀,我有些事要交代你,你等等去办!”

“小姐请说!”阿秀见李嫣然神色郑重,知道应该是重要的事。她来府里一个月来,跟李嫣然接触不多,一直听其他丫鬟说以李嫣然如何任性,但今日一接触,才发现她家小姐并不是其他人口中说的那般任性,相反,小姐成熟稳重还善良,所以当李嫣然如此郑重的交代事情时,李嫣然打起十二分精神听着。

“等下我沐浴的时候,你去查下今日画眉去益仁堂的原因,越仔细越好,顺便去趟她的住所搜一遍,看看有没有男女之物!”李嫣然低声道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>